人生就是博手机版
联系方式
联系电话:
联系传真:
电子邮箱:
联系地址:
当前位置: > 人生就是博手机版 > 人生就是博手机版

元朗方舱总指挥张保平:如何挑战“极限中的极限”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发布时间:2022-04-16
html模版元朗方舱总指挥张保平:如何挑战“极限中的极限”

  专访元朗方舱总指挥张保平:如何挑战“极限中的极限”

  3月24日下午,由中央援建的元朗社区隔离设施(方舱医院)交付香港特区政府使用,这标志着中央援建香港的6个方舱已经全部竣工,并投入服务。

  此前由中央援建的香港青衣、前新田购物城、港珠澳大桥、粉岭和洪水桥社区隔离设施已完工投入使用,在香港抗疫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。

  在元朗方舱医院的交接仪式上,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致辞时表示称,当第五波疫情袭港的危急时刻,特区政府向中央请求援助,中央有求必应,全力支援,用不到1个月完成了6个设施的建设,规模之大、速度之快堪称香港建筑界创举,必将载入史册。中央第一阶段援助香港抗疫医疗设施建设全面竣工,为香港应对疫情提供了底气,也标志着香港抗疫取得阶段性成果。

香港元朗方舱医院项目航拍。中国建筑国际集团 供图香港元朗方舱医院项目航拍。中国建筑国际集团 供图

  “此项目为六个社区隔离设施项目中面积最大,土地平整及硬化工程、市政工程量最大的,工期再次挑战自身极限。”中国建筑土木工程有限公司助理总经理、中央援建香港元朗社区隔离设施项目总指挥张保平对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称,他所负责的项目在香港湿地公园附近,跟深圳也大致上算隔河相望。

  作为元朗方舱医院总指挥,张保平从前到后的规划、设计、工期排布、资源调动,都要参与决策。

  这是一个极富挑战的建设历程,任务重和周期短,同时还要兼顾入住者的居住体验。

  香港元朗方舱医院在建设过程中究竟克服了哪些难度,同时它在工程建设方面又有哪些设计和技术创新,并挑战和完成“极限中的极限”呢?张保平予以一一解答。

  “最长的一次工作时间大概是接近40小时”

  澎湃新闻:这次元朗方舱医院项目,算是你第几次参加香港社区隔离及治疗设施的建设?

  张保平:对我本人来讲,这是第二次;但这是我第一次作为负责人参与一个防疫工程建设。上一次在2020年底,在公司的大统筹下,我参建了北大屿山医院香港感染控制中心。这次的元朗社区隔离设施项目我成为了项目负责人,从前到后的规划、设计、工期排布、资源调动,都要参与决策。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誉,蒙特卡罗在线娱乐,更是一种使命担当。

  澎湃新闻:你和团队每天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,每天工作几个小时?

  张保平:从政府方接收土地开始,团队成员已经是处于疯狂运转状态。开工前一周,我的睡眠时间累计可能不超过12个小时,最长的一次工作时间大概是接近40小时。开工当天晚上,我们紧急入场数十台挖掘机,主要工作就是将草地及部分沼泽地上的草皮、植被、黑淤泥全部清理掉,再换填大量的石渣后,再浇筑300-500mm厚的混凝土硬化。香港仅有的七家混凝土供应商全部同时供货,连续一个礼拜,元朗社区隔离设施项目每天均消化掉全港混凝土的产能的1/3。

  我记得2月23那一天,白天,我们在施工现场做土地平整、地基加固,晚上还要在写字楼总部做一些设计、平面布置工作。

2月26日,元朗方舱医院项目工地,工人们正在材料吊装。中国建筑国际集团 供图2月26日,元朗方舱医院项目工地,工人们正在材料吊装。中国建筑国际集团 供图

  澎湃新闻:当时精神状态是怎样的?

  张保平:精力还行,我感觉并不怎么疲惫疲倦,精神状态也很好,我们在为抢救生命而竭尽全力。时间就是生命,希望项目早日完工为疫情防控奉献自己一点力量,希望创造新奇迹,让更多新科技新建筑方式在这里擦出火花。我接到公司通知的第一时间只有责任,没有退却这个念头。中国建筑国际在香港做工程已经四十多年了,并且对香港的各种最难最有挑战性的土木工程、市政工程、海事工程、隧道工程、防疫工程我们都做过,大场面见惯了。唯一紧张的是责任感和时间的紧迫性。时间就是生命,在我们是在跟病毒在赛跑,我们要抢在病毒之前去给更多的市民提供良好的医疗保障。

  “专业和能力在极限中得到了锤炼”

  澎湃新闻:元朗社区隔离设施项目有什么特征?跟此前项目最大区别是什么呢?

  张保平:因为这个体量特别大,动用人员也特别多,对平面布置一定要精益求精,不仅要保证这个质量,也要保证将来入住的舒适度。

  还有一个最大区别是要更快,先前的北大屿山医院香港感染控制控制中心用4个月极限工期完成正常需建设3至4年高品质传染病医院,现在的社区隔离设施是以周为单位交付的,可谓是极限中的极限。

香港元朗方舱医院的室内环境。 中国建筑国际集团 供图香港元朗方舱医院的室内环境。 中国建筑国际集团 供图

  澎湃新闻:在建设过程中,你和团队要克服哪些难题?

  张保平:一个是人员严重紧缺,二个是疫情对我们的供应链有冲击,三是建设工期确实非常短,前所未有。

  澎湃新闻:在工程技术和设计有哪些特征呢?

  张保平:我觉得有两个方面的变化,首先项目设计可抵挡高强度暴雨,原始地貌是一块约10万平方米的、高低不平的不规则沼泽地带。设计团队创造性地在整个地块中设置了一条横穿正中间的、高1米的中轴线(亦称“龙脊”),使之形成自中间向两边过渡的自然流水体系,显著提升项目防雨能力。

  其次,虽然项目定位为临时性社区隔离设施,但其饮用水管道、排污系统、电线管道、渠筒的设计均按照市政永久工程的标准规划及落实,且规划清晰。项目设计了970m的排污系统,达到了永久性工程的标准;考虑到美观性及周边交通通达性,项目所有过路口的电线全部走暗线,地上不留任何一个过路口的电线。

 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,项目总共在地下铺设了11000m的电线管道。除此之外,970米长的市政饮用水管道,也是以永久性工程的标准来落实。地下工程是项目的命脉之一,项目用10天的时间完成香港传统马路渠务工程约半年的工程量。

  澎湃新闻:你如何评价这次特殊的建设经历呢?

  张保平:通过这些中央援港防疫项目,我感受到了国家对香港的关心关爱,也充分感受到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效率。

  作为深耕香港市场,第一批到香港创业的央企之一,在香港疫情爆发的大环境下,我们当仁不让要担起责任,不遗余力投身到防疫工程建设中。能参加这样的工程,意味着巨大的责任和担当,也让我的专业和能力在极限中得到了锤炼。

D88尊龙PT 人生就是博手机版

{Copyright 2017 D88尊龙PT All Rights Reserved